국제전화
맑음 북경 7°C / 19°C
대체로 흐림 상해 14°C / 19°C
흐림 광주 20°C / 23°C
맑음 연길 -1°C / 10°C
흐림 심천 21°C / 25°C
대체로 흐림 소주 15°C / 20°C
부분적으로 흐림 청도 12°C / 22°C
대체로 흐림 대련 9°C / 16°C
부분적으로 흐림 서울 10°C / 20°C
맑음 평양 6°C / 18°C
흐림 동경 14°C / 21°C

中秋节·忆父亲

syunlan | 2018.09.24 13:43:20 댓글: 15 조회: 905 추천: 4
분류실화 http://bbs.moyiza.com/mywriting/3727248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至从家里变故后我便不喜欢过节,因为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过节。

2018年4月29日晚9点左右父亲去世,在我阳历生日的前一天。不过,我过阴历生日,还算让人欣慰不?呵呵

已过去快整5个月了,时间就这样慢慢地流走。在嫩绿变成深绿的树叶中变化走;在咔嚓咔嚓的打开又关掉的燃气灶按钮中扭走;在送孩子接孩子的一趟趟的砖头路上踏走;在一滴滴忆父亲时的眼泪中流走……

有一朋友,也是可怜,十几岁时父亲走了。他说已是过去事,现在很淡然。我对他说:话虽这么说,但你的那种忧伤,已经沁到了你骨子里。你的一个眼神,某一种动作,某一句话,也会透出那股子忧伤。

我还年轻,但那两个月的事情我不得不从记录当时心情的微信中或者在笔记本上的记录中一点一滴的拼凑起来。在我没有完全忘掉前记录下来,算给自己一个交代吧。

初四,刚过完今年的春节,我便坐上去往长春的飞机上。要迁户口到东莞,东北河北这一趟不得不去。能回到故乡,而且是在冬天,对于一个在北方出生长大的我,是多么渴望看到那一片片雪啊?我就像一匹野马,享受着独自的自由。

但是,噩梦不知不觉已悄悄向我袭来。 2月27日,回老家办完事我刚落地回深圳机场,在路边等车。一声电话铃想起,是从大连的姑姑那里打来的。“春兰啊?咋整啊?你爸得癌症啦!咋整啊?” “什么?不可能吧?是不是搞错了?”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是的,电视剧里电影里演的没错,就是这样的台词。

我蒙了,不知道怎样才好,我找不到方向。

有时觉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可以的,家里的那些事也许在电视里才能看见,我都能写一部短篇小说了。所有的事都在我心里慢慢地那么淌过,泛起的波澜,我都小心地藏起来,不让任何人发现。有时也佩服自己,没有因为家庭的事而走上歪路,我是堂堂正正的。也许这和性格有关,我不是那种张扬跋扈之人。

其实几年前,心里早已做好准备,不管公婆也好,娘家爹妈也好,需要我,我随时可以在病床前伺候。我只是希望这样的时候能推迟那么10年,等我把俩孩子养大了,腾出时间来再照顾他们。

但是,老天没有给我这十年。事情来的太突然了,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父亲是被在韩国的大姐他们硬送上飞机的,父亲已经在韩国一周没有吃上饭,还硬挺着去找工作。这是父亲后来告诉我的。大连有大姑,父亲马上安排上了住院,3月1日,在大连第五人民医院做了梗阻性黄疸经皮肝穿刺胆管引流术。(那些病例本已随着父亲烧掉了,只能凭着自己笔记本上的记录来写)学名好长,其实就是在肋下附近开口,把不好的胆汁通过滴流管流到体外。如果让那些胆汁流到肝脏等器官,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大姑的电话一天要来好几遍,告诉我父亲的情况。吃了什么东西,输了什么液,心情怎么样等等。大姑越是这样我越是心急如焚,我知道,她希望我马上飞到大连来代替她,大姑也70了,这我理解。但我也有俩孩子要照顾,怎么办?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包括公婆。我知道只要告诉他们,他们会义无反顾的过来帮我看孩子,老公也不让我告诉他们。我自己承受着一切。

从2/27日知道父亲的事情一直到3/8日去大连接父亲,每天都是听着大姑的电话,恍恍惚惚地过着日子。

人到底还是脆弱和自私的吧?我渴望得到些许的安慰和鼓励,把我的压力一丝丝的分给大家,我就应该好受一点吧?我想。

我受不住初期的压力,给师范同学发了信息告诉了一切。她叫孙*慧,也是蛮可怜的孩子。原生家庭的变故也给了她一个坚强而有时觉得不可理喻的性格。以前不理解,现在觉得这是她保护自己的方法。

她在工厂工作,得了一个休息的空当,和我视频。身上白色的工作服还没有脱掉。她5年前也失去了父亲,她告诉了我很多关于住院时去世后应该怎么办的方法,说了很多宽心的话。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说:知道为什么父母离世火葬时那些在外面的子女那么痛哭吗?那是因为父母生前的愿望儿女们没有满足他们,儿女们后悔,所以才痛哭。我觉得肯定是这样的。

我很感谢这个同学,让我有了一点方向。

在请求娘家妈过来帮我带孩子的情况下,我又坐上了去往大连的飞机上。那天是3月8日,妇女节。


3月8日大一早起来便赶往深圳机场,家人们都还在睡梦中。在宝安机场买了一本贾平凹的《自在 独行》,有时一本书会给你带来久违的平静。

现在真是方便,大连,人生地不熟的,一下飞机便提前约好了滴滴打车,直奔父亲住的医院。东北还很冷,我穿着厚厚的到脚脖子的黑色羽绒服,拉着黑色的行李箱,风尘仆仆地来到医院,进入病房。

病房是三人间的,父亲的病床在最里面,靠窗。我进去就看到了小姐和大姑。父亲正在和大姐视频通话。那时脸上还有肉,不过因为黄疸,脸上身上是黄黄的颜色。从父亲的眼神中我知道,我这个女儿来了,他有些欣慰。大姑有三个孩子,大哥大姐还有小姐。他们都在韩国,给了我爸很多的帮助。这小姐我是小学时见过一次,二十多年没见,刚开始竟不知道是谁。听着她跟父亲说的那些宽心话,我心里只觉得,真漂亮!面儿上的话我没说过,自然我也不记得小姐说的话,所以我现在也写不出来。就是两个字:漂亮!呵呵

就这样,代替大姑照顾父亲的日子开始了。我住在姑姑家,坐公交大概半个多小时吧?早上拿来姑姑做的父亲前一天说的想吃的东西,中午我自己到医院周边的食堂,市场买些吃的。从医院出来买东西的那一点时间便是我透气的时候。你很无奈,因为你什么都帮不了。

父亲一天只能吃一顿饭,而且食量很少很少,吃多便会说肚子涨,医生不让抽烟,护工也问我让不让抽,我说可以,父亲想怎样就这样。他除了抽烟还能干什么呢?

其实到那时候为止,根本没有确诊父亲得了什么癌症,只是抽血检验癌症指标超出了正常范围内许多,癌是得了。

现在最让我苦恼的便是该不该告诉父亲病情。它就像大山一样压着我。从来没有过的压力,从来没有。它让我透不过气来,我想锤死它,但我找不到锤子;我想找个透气孔,我也找不到那个小洞洞在哪里,纠结了好久,好久……

很多时候,你苦闷,伤心,悲愤想找个对象来倾诉一下,但你翻遍了所有的朋友圈,所有的电话本,所有的QQ,你找不到一个人来听你说。特别是当下,到处都高喊:正能量正能量的情况下,我根本无法说出去自己的痛苦。

实在受不了,就这个问题在微信上问了几个朋友。我不记得都问了谁,其实我心里早已有了自己的答案。

认识我久的人都知道,我喜欢换发型,烫过拉直过,染过红发黄发。女人爱美,但我大多数是通过折腾头发来发泄心里的愤怒不安伤心郁闷。其它我找不到任何方法。第二张照片便是在父亲住院楼层的最里面,靠窗户那里拍的,我刚把留到肩的中发剪了。

哦,对了,在大连还有一个师范同学特意过来看我。她叫许*子。劝过多次不用来了,她还是执意过来了。我们在父亲病房前的走廊里谈了很久。我有骨气,这种情况下,有人关心,自会掉眼泪下来,但那天我挺住了。危难时候的温情自是永生难忘的。谢谢你,*子。

在姑姑家来回这样照顾父亲并不是长久之计,我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于是我决定带父亲回去。自然,姑姑是很乐意我们这样做的。父亲刚开始不同意,他执意要回吉林烟筒山老家,找一个当大夫的好朋友来治病。最后,拗不过我和姑姑的劝说,还是决定跟我回去。

现在有点后悔当时这个决定,直接从大连送到烟筒山就好了。

就这样,我带着体弱勉强能走路的父亲坐上了回深圳的飞机。当中的小困难就此省略。


3/15-3/28 深圳住院
3/28-4/12 东莞住院

这一篇我就用几篇当时记的日记来说吧。

3月15日,直接从机场到深圳医院,找到老公的老乡李哥(主任),先挂急诊,入住一晚,第二天肿瘤科有床位,马上转科。

看见是单人病房,老爸很高兴。找中介雇了一名晏姓男护工。

脸色明显比在大连时好多了,但身体未见好转。心情低落,爱吸烟,可慢慢自行走动,自己去卫生间倒流下的胆汁。

引流管饭前半小时关上,让胆汁参与消化食物的活动,等饭后半小时再打开,让有炎症的胆汁流出。

每日早9点左右拿上爸想吃的东西搭顺风车去医院,下午再搭顺风车回家,有点累!

爸有时还不相信自己得癌症了,有时又会一边摇头一边说:我怎么得了这个病啊?埋怨大姑,自己那么痛苦,还要让他马上过来深圳,只顾着自己。也埋怨我,当初不听他的话,去大连接他。总说要去烟筒山找韩大夫治病的话,又说去韩国看弟弟一面,不回来的话。

住院期间,老公的朋友2人曾来医院探望父亲,带来2000元。

姑和叔从老家都寄来核桃树皮,告诉煮食鸡蛋,喝汁吃蛋。

每日一次正餐,其他吃些蛋白粉,小馒头,无籽葡萄。

烟筒山韩大爷让厂家寄来“生物健”保健品。

2018.4.6 阴, 风大,毛毛雨

今日没有给爸做东西去。
换了姓肖的护工,因干得不尽心,换了一个还是姓肖的。

早起听护工说,吃了点小馒头和奶粉。
爸说想吃鸡蛋糕,少放盐,中午回家做,下午2点左右送去。结果只吃一口,又说吃苹果,削了两小瓣儿,吃了两片,说是吃不下,吃不下怎么活下去呢之类的话。

护工出去的时候,爸又说起3月15日从姑家怎么艰难地下楼的事 ,埋怨姑姑太狠心,怕赖在她家里不走。说自己对她们家够意思了,一边说一边哭起来。又说三个孩子不错,一定要和他们一直保持联系,又埋怨我当初不听他的话,去大连接他,要不直接去烟筒山了。

说是想跳楼自杀,13楼地方都找好了,但是又想到这样做的话,会上报纸,会影响到老公的公司和孩子们。回韩国的话不用再找了的话。

等死,什么事都干不了,确实很痛苦,我真希望中国也有安乐死,让爸不再忍受疼痛!
(大便一次,爸说最痛快的一次了。)

4月7日

早9点多来医院,看见在吸氧,说是因为胸闷。大夫说应该是胸部积水造成的,开了一点利尿的药,看能不能通过尿液排出去。

10:15左右突然发冷,转到重症监护室,签了两张病危通知书。抽血,吸氧,心电图。

10:50 量体温39度。
后来塞了退烧药,好了。下午又转到原病房,大夫说可能是输液引起的。

4月8日 周日 晴

早上爸来电话说想吃猪肘子,在美宜家买了一个现成的,在后边市场上买了一点儿白粥送过去。

昨天抽血结果出来了,白蛋白少,所以还要补一下,要不脚会肿起来。

白细胞也有上升,正在用消炎药。
明天早上还要做胸部和腹部的CT。

下午三点多拿了婶儿给做的臭酱,带着儿子去看爸了。看着精神还行,只是早上带去的没有吃多少。

我们走时还说不让再带儿子来医院了。
明早他要吃臭酱汤。
(看见外孙来,父亲要我拿一张纸放在他手心上,就这样隔着一张纸,父亲握了握外孙的手。)

4月9日 晴

今早领着爸爸到放射科做了CT。
下午出结果,胸部有点积水,但不用抽,还有一点儿炎症,已用消炎药。

查血说白蛋白低下,昨日联系大连的李姐买了两瓶让寄来,因还需要4天到,先用了同济医院的,490元一瓶。

昨天还说想吃的臭酱,今早做了去,下午去看时还没有吃。嗨,没有胃口啊!

一直说去烟筒山,找韩大夫治病去,我一直没同意。今日看爸还在一直说,决定还是了了爸回老家的心愿,买了一张4/12周四回长春的商务舱一张,我想回去的话心情会好一点。

也许就我知道我爸要回去的真正原因。


下面日记是我把父亲送回故乡后回忆着写的。

4月16日 周一 雨

因父亲执意要回烟筒山,只好同意回去。4/12 周四 深圳航空ZH9643 10:35-15:20,深圳–长春

12日。早6:30左右订了滴滴顺风车去深圳机场。因给父亲订了商务舱,因此到机场后有VIP休息室可用,但是好的服务爸爸没有享受到,早餐都被我吃掉了。爸爸就是躺在地上,直到上飞机有轮椅服务。虽然是商务舱,椅子却不能完全躺下,只好躺在最后面的三个椅子上。(这趟飞机没有满座,后面几位乘客便随便坐。当时看到一个男的自己坐在三排座上,便请求他能不能腾出位置来让父亲躺下。刚开始他并不愿意,我便继续请求他。在请求别人帮助时没想到人会变得那么卑微。但我管不了那么多,让父亲舒服一些是最重要的。后来空姐也在帮忙劝说,这男子才让位。)4个小时40多分钟爸爸终于坚持了下来。

想到下飞机后马上要让父亲躺下,于是订了机场附近的酒店,没想到太偏僻,父亲又说我没有想清楚,最后在紫荆花酒店住了一晚。(其实下飞机后也是折腾了一下。坐轮椅到了打车的地方,司机说可以,结果找到了刚开始的偏僻酒店父亲不愿意住,要进市内住,我们便要继续走。但这司机到机场高速路口不送了,换上了自己的一个哥们儿,本来已躺下的父亲又被折腾重新下车上车了一次。他妈的,东北的司机太黑了!)

4/13 周五 早9:30左右又叫了顺风车200元送到烟筒山,(东北的顺风车不是按规定来的,自己要价,是多少就得多少,我一个女的带着病重的父亲,只能任人宰割。)暂住在亿客隆旅店,一晚30元。下午我就去看了一下大春儿说的百济养老院。

(大春儿,全名杨*春,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但进了师范后,便没了联系,有20多年没见了。2月份回东北办事时才联系上的。这次多亏有他帮忙,东奔西跑,张罗,出主意,有了一些依靠。)

4/14 周六 早上8:00左右送父亲去百济,1900元钱都交完了,便和大春儿出去买父亲要求的一些东西。–老人手机185元,包78元,手表45元,被子45元,棉裤50元……。

没想到一回来,院长就说爸有丙肝,有传染,董事长不同意,2楼的医院院长说没有特效药,没有护工也不能收,这下可是愁坏了我。(这才方知什么是寸步难行,人心叵测。)

大春儿又陪我出去找他媳妇儿商量,看看他后妈能不能照顾一下。但是人家又说,是男的不行,租平房还要买柴火,有点麻烦。后来知道是以前的邻居,虽然答应,但还是感觉不太好。

大春儿又说去一家北头儿的一个养老院,结果人家老板娘一听我爸的名字,都认识,韩大夫也经常来养老院给打针。于是把父亲从百济接到这个养老院来,父亲说比百济好。

虽然房子里有点儿尿味儿,但还算干净,一人一间屋子,现在这情况一个月一千元,都包。(都包是指,端屎端尿,喂饭,擦洗身子,洗衣等)

老板娘马上给韩大夫打电话,他就马上过来给父亲输液了。

给老板娘,韩大夫交代清楚后我便找车回了。
有韩大夫,有我叔,有大春儿 ,总算放心些。
这回父亲应该心安了,回到老家了。

————

到这时才知道,养老院和托老院的不同。养老院是还能自理的人去的,托老院是像父亲一样不能自理的人去的。父亲去的是托老院。

老板娘姓丁,我叫丁姨。但是造化弄人,这家托老院的老板在我父亲去世一个多月后也突然去世了,好像是脑梗吧。这个消息是韩大爷告诉我的。我怕打电话给丁姨,她会不方便,便发了一条短信来说了句安慰的话。

其实从长春送到烟筒山,暂住进亿客隆旅店时还发生了一件事。

把父亲安排在一楼的有两张床的屋子后我便上街买东西了。压抑的心情暂且有了一点时间来缓解下。但逛的时间有点长了,等我回来时发现父亲的褥子湿了一大片。我知道父亲在床上尿了。我当做没看见。虽然父亲身子已动不了,但是意识还是很清醒的。他知道,在女儿面前这样的事有多么丢脸与难堪。直到父亲管我要卫生纸,说尿了,我便打开箱子,要找出换的裤子。父亲生气的说,不用换!没湿很多!自己擦了一下后便立马躺下,一边掉泪一边说:这可咋整啊?……

将就了一晚,第二天坐大春儿车去百济前,我偷偷的在父亲躺过的褥子下,给旅店老板放了100元钱和一张纸条。说父亲把褥子尿湿了,这100元再买个新的褥子,当面说怕父亲难为情。

就这样把父亲安顿在托老院后我打车去了长春。因为还要从这里坐飞机回深圳。

在长春火车站,我找了一个大柱子,没人的地方,痛哭了一场。我知道也许这是最后一次看见我父亲了。


就这样我又回到了东莞家里。

一个半月来的路上的来回颠簸和在外的吃不好睡不好,让我暴瘦了10斤。

把父亲送回到故乡,我仍是不安心的。好像父母和子女的位置交换了一样。我变成了家长,故乡那边是我的孩子,在3000多公里外时时刻刻不无惦记着我的父亲。

故乡还好有个叔叔。这回该轮到叔叔照顾父亲了。听丁姨说,叔一天来好几次,他手脚不太好,有点轻微半身不遂。

我看不见,所以心里还是轻松了些。但叔日日去见父亲,日日看到父亲一天不如一天,他也承受着压力。

像大姑一样,每天叔打来电话,告诉父亲的情况。吃了什么,韩大夫过来打针了等等。但那时父亲已经吃不下东西了,全靠输液维持着生命。

叔也是催我快点过来,我刚回来不久是一回事儿,最重要的是没人看孩子,我问韩大夫,我爸能不能坚持到5月中旬?因为那时候我妈能过来看孩子。但韩大夫说,父亲可能坚持不到那时候了。

我又从大连李姐那里订了两盒白蛋白给韩大夫寄去,他说打了后父亲好了一些。

李*日,我初中同学。他的岳父是在他的怀里去世的。他也参加了多次朋友父母的葬礼,对这样的事有些了解。他跟我说,也许让你父亲早走一步,是对他最好的解脱。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才这么说的,我明白这样做的好处。一切一切的决定都出自我的口,一切的决定我不后悔。

找好了看孩子的人后,我又坐上了去长春的飞机上。好像这几年的飞机,在这两个月我都坐遍了,好讨厌坐飞机。

这一次见面是真的最后一面了。



下篇是最后回烟筒山篇和父亲去世篇,我还是写下当时记的日记吧。

4月28日 周六
深圳–长春 来烟筒山,下午4、5点到,休,未去看爸。
(下午到了烟筒山,马上给叔打了电话,告知我到了,还是住在那个亿客隆旅店。叔叔一个劲儿说,好好。从叔叔的语调中能感觉出来,我到了,他也就放心了,有主心骨了。其实下午到应该马上去托老院看父亲的。但是跟叔说有点累,想休息,加上自己找不到托老院地方等等,第二天再去看爸。其实这些都是托词而已,我有点害怕,怕见到父亲更糟糕的样子,是想给自己一点时间而已。父亲过世后,又后悔,当天应该马上去见父亲的。嗨,后悔的事太多。)

4月29日 周日

早7点左右先去韩大夫那里打听了一下爸的情况,然后自己找去养老院。
看见爸,比半个月前送来时差远了。更瘦了,说话也不清楚了。

问我,坐什么来的?
好像再说:还以为被绑架了呢。
骂老板对他不好,说要杀了他……

出现幻觉,说墙上有血,让我拿纸擦,手有时在空中比划,好像看见了谁,在跟谁说话,还笑了一下。

嘴唇已完全干裂,舌苔也厚重,好像起皮了一样,牙齿上也沾满干皮,想给他擦掉,但是粘在舌头上,怕弄疼。

嗓子处总有呼噜呼噜的声音,脚已经浮肿,手上也是因为输液等等青紫。胳膊上发现一块紫地方,肚子上根本没有肉,骨盆很容易就看出来,眼睛深陷下去。用小瓶盖倒上水喂,咽水也好像很困难。叔说,几日前就已经什么也吃不了了。

韩大夫说,手脚凉,血液不循环,我看手脚都已那样,便让韩大夫停止了下午的输液。
因为听不清爸说的什么话,好几次都是没有猜对。

下午3、4点再去,呆到将近5点左右回旅店,睡了2个小时。

晚9点多一点,丁姨来电话说:你爸快不行了。马上打电话给叔,他正在穿衣服,我也马上穿上衣服打三轮车去了养老院。

等我去时老板赵叔已经给爸穿好了带来的寿衣。我喊了两声爸,没有任何反应。爸眼睛睁着,嘴巴也张着,脸上没有痛苦的表情,应该去世的那一刻是没有痛苦的吧?我摸了又摸爸的额头,刚开始还是温的,后来慢慢凉了下来,并不是电视上说的冰凉,用手指放在鼻子下,已没了气息。(电视看多了,好像都在学电视里做的一样。)

按照姥姥说的,把老板系上的朝族寿衣的带子解开,叠在了胸前。
老板用白布条捆绑了爸身体的7个地方,盖上脸盖,抱起来放在了存放遗体的小仓库。

我便又回屋,给爸收拾东西,该扔的扔,该烧的烧的东西。
不知为啥我总想摸摸爸的额头,看看还有没有体温。在那里(小仓库)呆了一小会儿,叔便让我出来,一起回去。老板打开了小仓库的灯,一个晚上都要亮着。

回到旅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睡觉。还梦见了爸的脸,后来脸又变成小沙堆,蓝紫色的,我便安慰一下爸,没事的没事的。

在养老院给姑打了电话,姑听了就哭,给弟弟打电话,一直接不通。

——————
4月末,东北的初春。已不记得多少年没有见过家乡的春天景象了。我去时,从小最喜欢的柳树也发了芽,托老院路旁的不知什么树也开花了。一片新绿,风和日暖,但我没工夫慢慢欣赏。

29日早上去托老院前,上面日记上写先去了韩大爷的诊所,打听父亲的情况。其实当时,韩大爷又跟我说了些话。说父亲和老板不和,闹别扭,让我好好跟老板娘说说。我理解,病人把身上的疼痛都转到了脾气上,脾气越来越会不好,会骂人,会耍。我去了托老院,让老板娘别跟父亲一般计较等等。她说没事的,又告诉我,在我送回父亲到托老院走后三天,父亲拉了很多黑色的排泄物。她说,这是人去世前要把体内的东西都要排干净的原因。又说父亲半夜疼痛时的嗷嗷叫声。我心里佩服这些办托老院的人,这心得多大,才能做这样几乎每天送人上路的事情啊?我不怪丁姨赵叔。

其实晚上接到丁姨的电话,我迟疑了,不知道是不是要马上去,丁姨说,你不用来了,来了也不能干啥。但仅仅过来几秒,我觉得一定得去,马上便穿上衣服。还好,那个时间还有个三轮车停在水果店前,也不知害怕直奔托老院。

到了托老院,看见父亲已经被穿上让妈从吉林买来的朝族寿衣,就那样睁着眼张着嘴躺着,我并没有哭。在麻溜的收拾东西后,给姑打电话说,我爸走了,听到姑在电话那头哭出声来,我这才掉下了眼泪。其实29日上午看完父亲,中午我去街上买了一个脸盆,一包洗衣粉。我已经做好了在这里呆半个月或者一个月的心理准备。但是,父亲就这样在我来的第二天就这样走了,我妈说,你爸是在等你。

我把父亲去世的消息也告诉了大春儿。他在上夜班,说已经请假了,过旅店来陪我。我说不用,我想睡觉,你回家睡觉去吧。

是的,我就是想睡,没有那么多的泪流,因为第二天还要早起送葬。


4月30日 星期一 晴

早上5:00左右大春儿来找我,我们在外面吃了一点儿早餐便去了养老院。

爸还老老实实地在那里躺着。
和老板去北安村大队开介绍信去火化,然后又找了几个人,一台灵车,一台小轿车。

没有想到,放我爸的棺材是个生锈的小铁皮桶。有点后悔是不是应该给我爸订个好棺材 ,这也太简陋了,没办法,没那时间了。生前爱干净爱美的爸,最后要躺在这样的破东西里,有点难过。

两台车开往磐石的殡仪馆。
拿号,交钱,4个人把我爸放在不锈钢的推车里,我便到后面等着。因为骨灰不用放在骨灰盒里,便买了3寸的红布和一个红手套。(之前跟父亲商量过,火化后怎么办?父亲在深圳住院时说,骨灰撒在海里。我听后心里便想,那就得去大连了。可后来父亲又说,找个河,撒了就行了。)

最后一眼看到的只是爸的头发,等一会儿出来的是一堆白骨灰儿。(让工作人员敲碎了火化后的骨头)。像干树皮一样,白灰色的,因为刚炼完有点烫,放了好久,才用红布包起来回到车上。(小轿车的车主是老板娘的弟弟,在火车站附近开一家养老院。他拿着一棍子拨弄着父亲的骨灰,好让其快点凉下来。但是从铁簸箕上不小心播出去一点儿骨灰,我便上前捡起来放回铁簸箕上。旁边人说,不用捡了。我心想,那哪里行?也许这一小块儿是我父亲的一根手指呢?完完整整的来到这世上,我也要让我父亲完完整整的去。我抱着用红布包起来的父亲的骨灰坐在轿车的副驾驶上,叔和其他两位帮忙的人坐在后面。变成骨灰的父亲还是有点沉,放在腿上也还是有一点点烫。)

车开了一段儿路,到了黄河水库的水入口处,打开一边的红布便一下子把爸的骨灰洒进了流动的河水里。

颗粒大的骨头沉入了河底,上面的灰随着河流漂走了。红布,红手套也一起丢在了河里。

叔哭得很厉害,把剩下的几根烟扔进了河里。

天气很好,今天一切都很顺利。
叔、妈、姑都说爸是在等我,所以才挺到现在才走。

从2月27日爸从韩国回来到大连,再到深圳,再到东莞,再到烟筒山,整整2个月,爸肯定强忍着疼痛坚持了下来。

万万没想到我也会碰上这种事,万万没想到爸走得这么快。也好,早走少受罪了。

愿爸在天堂和奶奶团聚,快快乐乐地从天上看着我们,保护着我们。

–完–

——————

因正是五一劳动节,父亲生前交代的事只能放一放,等银行开门了再办。大春儿一直陪着我,刚失去亲人,人好像也变傻了。他在旁边教我怎么怎么做。没什么事做,五一那天又去磐石同学的眼镜店里逛逛。我不能让自己闲下来。白天还好,有人陪,到晚上我才回到旅店痛哭。我尽量把哭声压低一点,不让旅店老板听见。

办完父亲交代的事,在外面哭够了,我便一一向大春儿,韩大爷,叔道别,又踏上了回家的路。

父亲过世已五个月,但有时还觉得像在韩国干活一样,我有时能去韩国看他。可是再仔仔细细回想起去世时送葬时的情形,便又回过神儿来,父亲真的是走了。

我感谢这段时间里给过我帮助,给过我鼓励的人。我也会在心里留个地方,给那些没有人性,不知感恩的人,我会一直憎恨他们下去。

人和人还是要经常接触的。听新认识的一个朋友说,人来到这个世上时是有顺序的,但是离开这世上是没有顺序的。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好好的继续活下去。

除了生死,一切都是小事。
추천 (4) 비추 (0) 선물 (0명)
첨부파일 다운로드 ( 5 )
mmexport1537767269420.jpg | 98.2KB / 0 Download
1537588850735.jpg | 1,003.1KB / 0 Download
mmexport1537767336881.jpg | 139.2KB / 0 Download
mmexport1537767553293.jpg | 123.2KB / 0 Download
mmexport1537621029972.jpg | 1.3MB / 0 Download
IP: ♡.120.♡.145
해피투투 (♡.60.♡.134) - 2018/09/25 20:43:12

맘 고생 많으셨습니다!

syunlan (♡.120.♡.21) - 2018/09/25 20:48:41

네.좀 했습니다.ㅋㅋㅋㅋ

동해원 (♡.205.♡.40) - 2018/09/25 22:16:07

남의일같지 않습니다 .
수고많앗습니다. 아버님 아픔도없는 좋은곳에서 편히 보내실껌니다

syunlan (♡.120.♡.21) - 2018/09/25 22:23:12

그렇겠죠.감사합니다

레드향 (♡.223.♡.56) - 2018/09/26 21:38:25

언젠간 저도 님과 같은 날을 맞이하겠죠...
생각만해도 눈물이 나네요.
그날을 맞이할때, 덜 후회할수 있도록 현재 최선을 다하겠어요..

syunlan (♡.219.♡.167) - 2018/09/26 21:46:35

긴 글 읽어주셔서 감사합니다.

언젠가 이런 날이 꼭 오지요.후회없도록 노력하십시요.

코스모스Q (♡.241.♡.32) - 2018/09/28 10:25:41

누구나 다 겪는일입니다만 여자혼자힘으로 이겨내기 너무힘들죠 남동생이라도 옆에 있었더라면 많이 의지됐을텐데요

syunlan (♡.219.♡.167) - 2018/09/28 10:49:22

네.누구나 다 격게 될 일이죠.

댓글 감사합니다.

탄소커피 (♡.67.♡.54) - 2018/09/29 13:52:46

시간이 약이 될거에요 ,적어도 5년이란 시간이 흐르면 슬픔은 좀씩 나아지지 않을가요

syunlan (♡.97.♡.61) - 2018/09/29 14:01:41

네.시간이 참 약인것 같습니다.

감사합니다.

뷰티불미너 (♡.91.♡.165) - 2018/10/01 17:06:24

跟我父亲去世刚好差整一个月啊,
葬礼结束后我也把长发剪短了,
他离开我整半年,往事历历在目,
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不免怀念爸爸伤感一会儿,
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只有自己知道我是多么想他

syunlan (♡.120.♡.80) - 2018/10/01 18:14:36

음.....그러세요?참 안됐네요.

그래도 재미있게.씩씩하게 삽시다.아버님이 하늘나라에서 지켜보고계실거예요.
화이팅!

뷰티불미너 (♡.91.♡.165) - 2018/10/01 17:07:25

不行了,我又想哭了

haidexin72 (♡.183.♡.174) - 2018/10/03 07:26:32

어쩌다 여기에 발길이 끌려 들어왔습니다. 님의 허락도 없이 처음부터 마지막까지 읽은 제 마음이 나도 모르게 님의 아픈 마음 같이 슬퍼집니다. 그저 꿈같고 드라마에서나 볼것 같은 일들이 자신에 게서도 일어날수 있구나 하는 생각을 하면서 그래도 이런 현실을 용감히 받아들이는 님의 모습 또 감동도 동반합니다. 기둥을 부여잡고 쓰러질듯 오열하시는 님의 모습이 눈에 선합니다. 사랑하는 아바지를 보내면서 쓰러지는 님의 착하고 깊은 효성의 마음 저를 울립니다. 이제는 정말 다시는 볼수없게 서로를 떠나는 순간이 얼마나 많은 생각과 후회와 아픔을 주는지 아마 님만 홀로 알것입니다.
꼭 마치 어디서 언제든지 다시 오셔서 나에게 웃어도 주시고 이것저것 챙겨도 주실 같은 아버지,,,비록 저 멀리에 가 계시겠지만 필연코 사랑하는 딸을 위해 끊임없이 기도하고 지켜보고 있을겁니다.부모의 사랑이 아니겠습니까. 그 사랑이 변하겠습니까? 부모님은 님께서 슬퍼하시는 모습에 가슴이 아프실겁니다. 자신이 또 뭔가를 잘못하시지 않았나 자책하시며 괴로워할것 같습니다. 그러니 아버지를 위해서라도 웃으면서 행복하게 사시기를 바랍니다. 그것이 제일 좋은듯 합니다.

봄봄란란 (♡.120.♡.143) - 2018/10/03 07:37:38

아~이렇게 긴 댓글을...도리여 제가 님글에 감동됩니다.

세상사는게 참.생각조차도 해보지 않았던 일이 많습니다.누구나 다 격게될 일.지나오면 좀 후회가 있어도 그래도 해줄수 있는건 해줬다고 생각합니다.지금 남는건 웃으면서 살아가는것뿐이죠.

진심으로 감사합니다.

22,625 개의 글이 있습니다.
제목 글쓴이 날짜 추천 조회
보라
2006-08-09
32
40872
law123
2018-10-08
4
638
나은s
2018-10-08
11
944
나은s
2018-10-07
10
950
벼랑우에새
2018-09-28
1
679
뱀요정백소정
2018-09-28
3
489
나은s
2018-09-28
7
1369
고려보이2
2018-09-27
2
238
syunlan
2018-09-24
4
905
고려보이2
2018-09-20
6
586
고려보이2
2018-09-15
3
501
고려보이2
2018-09-14
2
388
Micah
2018-09-14
1
379
Micah
2018-09-14
0
716
고려보이2
2018-09-13
4
472
날으는병아리
2018-09-13
5
923
고려보이2
2018-09-12
4
684
날으는병아리
2018-09-12
5
964
날으는병아리
2018-09-12
4
1037
무학소사
2018-09-09
4
829
lian1124
2018-09-09
10
1129
화이트블루
2018-09-08
6
1381
syunlan
2018-09-03
3
673
syunlan
2018-09-01
4
1095
벼랑우에새
2018-08-31
1
447
syunlan
2018-08-31
2
308
벼랑우에새
2018-08-19
2
980
봄봄란란
2018-08-05
15
1712